亚洲第一狼人伊人Av

天穹下。

毁灭般的力量洪流兀自在肆虐。

叶霄眼眸瞪大,满脸错愕。

似难以置信。

他的神憎之刀内,封印着的是一位皇者的遗蜕之力,融入其一身道行,其杀伤力之盛,足以媲美皇者一击。

然而,这一刀却被苏奕一剑破灭!

这……是一个灵相境能够拥有的力量?

他又是如何办到的?

叶霄艰难地扭头,嘴唇蠕动,似要问一问。

可他的视野中,只来得及看到苏奕的身影,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

这位昆吾叶氏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苍玄界灵道之路上近乎无敌般的存在,就此陨落!

其躯体被斩成两截,带着鲜血从虚空中坠落。

颜值超高美女浅色碎花长裙好靓丽

临死,那清秀的脸颊上都写着不甘和惘然。

而当看到这一幕——

望月坪上的叶氏强者,皆彻底呆滞在那,彻底傻眼。

苏奕这一剑太快。

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也凌厉到惊世骇俗的地步。

一剑横空,刹那间而已,已分生死!

以至于,当看到叶霄被杀那一幕,人们甚至都以为是错觉,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毕竟,之前叶霄已动用最强大的杀手锏,已穷尽他一切之道行,斩出了足以堪比皇者的一击。

谁能想到,在叶霄最强大最耀眼的时刻,迎来的不是胜利,而是死亡?

说不出的惊惧、恐慌如潮水般涌上那些叶氏强者心头,他们脸色变幻,如丧考妣。

每个人,都有崩溃之感。

就是叶云澜,都被苏奕这一剑的威能彻底惊到,身心震颤。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有人失声大叫,不愿接受这样的残酷事实。

场中那死寂般的氛围,也就此被彻底打破。

“少主一死,宗族怕是饶不了我们了……”

有人脸色惨淡,失魂落魄。

叶霄是他们这些旁系族人中最耀眼的天才,是昆吾叶氏年轻一代的领袖,早被宗族那些老人钦定为少族长人选。

只等他证道为皇时,就能名正言顺地执掌昆吾叶氏的大权。

然而——

这一切随着叶霄的死,彻底成了一场空!

这让那些叶氏强者都不敢想象,当这个噩耗传回宗族时,那些老人该是何等震怒。

“少主!”

有人悲恸大呼,满脸悲容。

有人厉声大喝:“苏奕!你罪该万死!我昆吾叶氏绝不会饶了你!!”

虚空中,苏奕收起玄都剑,一个迈步,飘然来到望月坪上。

顿时,场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些叶氏强者下意识戒备警惕起来,看向苏奕的目光有仇恨,但更多的是畏惧和恐慌。

之前,他们敢肆无忌惮鄙夷和轻蔑苏奕,是因为有叶霄在。

可现在,连叶霄都被杀了,他们哪还敢造次?

那个一直侍奉在叶霄身边的羽衣女子,更是一把攥住叶云澜的咽喉,厉声道:“苏奕,你敢乱来,我便杀了他!”

苏奕语气随意道:“你尽可以动手。”

羽衣女子:“……”

叶云澜则不由苦

笑,他很早就清楚,苏奕对自己这个当舅舅的极为排斥,根本谈不上多说感情。

这次苏奕能够前来救他,已让他感到意外和惊喜。

至于苏奕此刻话中流露出的意味,倒并不让叶云澜太伤心。

归根到底,彼此虽是血亲,却并无多少感情。

“他死了,不止你们活不了,你们昆吾叶氏那些族人,也要为他陪葬。”

就见苏奕继续道,“不过,趁我生气之前,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放了他,我让你们活着离开。”

那些叶氏强者皆犹豫。

“我们放人之后,你若反悔怎么办?”

羽衣女子皱眉。

苏奕淡然道:“你们的性命,于我眼中和蝼蚁也没区别,我还不至于因为一些蝼蚁反悔。”

顿了顿,他说道:“别再废话,要么放人,要么死,三个呼吸内,我要一个答案。”

轻飘飘的声音,却让场中气氛压抑起来。

那些叶氏强者面面相觑。

最终,那羽衣女子深呼吸一口气,道:“好,我答应!”

说着,她一咬牙,将叶云澜扔到了望月坪远处。

而她和在场其他叶氏强者一起,第一时间朝远处掠去,似唯恐苏奕趁此机会,对他们动手。

苏奕一阵摇头。

他苏玄钧行事,何曾出尔反尔?

目送那些叶氏强者的身影消失不见,苏奕目光这才看向叶云澜,道:“不管怎么说,这叶霄没有对你下狠手,倒也算个人物。”

叶云澜神色复杂,叹息道:“可随着他一死,昆吾叶氏定不会善罢甘休了。”

苏奕不以为意道:“你就是操心的东西太多了。”

他没法对叶云澜生气,作为长辈,叶云澜的做法无可挑剔,对自己的关心也从不掩饰。

这就够了。

“待会再聊。”

苏奕说着,已折身来到不远处一片桃林中,盘膝坐在一块青石上,背对叶云澜。

而后,苏奕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唇角淌出一股鲜血,清俊的脸庞也变得苍白起来。

他擦掉鲜血,长吐一口浊气,拿出一瓶丹药开始吞服。

唇角,却泛起一丝愉悦的笑容。

之前斩杀叶霄那一剑,并未动用九狱剑的力量,而是完凭借他当下的道行极尽施展。

最终虽然负伤,可终究还是杀了叶霄!

“那一刀,烙印着属于皇者的一股气息,换做化灵境时的我,也难以抵挡,而现在,以我灵相境初期的道行,便足可破之!”

苏奕暗道。

作为前世的玄钧剑主,他一眼就看出,叶霄那一刀的力量,勉强相当于玄照境初期皇者的一击。

玄照境是玄道之路的第一个大境界。

似这等存在的一击,别说一般修士,就是大荒中最顶尖的灵轮境角色,在那等一刀之下,也注定有死无生。

不过,叶霄终究不是真正的皇者,那一刀的力量,虽堪比玄照境初期的一击,但真正的威能,则稍逊一些。

若严格来说,叶霄这一刀,相当于皇者所炼制的秘符的力量!

在以前,苏奕还需要动用九狱剑的力量,才能破之。

可现在,他已经不用!

“虽说我如今的修为,还很难和真正的皇者对抗,但在这灵道之路上,怕是再找不到几个像样的对手了……”

苏奕暗自喃喃。

灵相境,灵道三大境的第二个境界。

而如今,他足可以灵相境修为,于整条灵道之路上称尊!

“有朝一日,当我踏入灵轮境时,我的对手,必然只能从玄照境王者中寻找。”

想到这,苏奕心中不由升起一抹期待。

在大荒九州,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古来至今的岁月中,玄道之路以下的角色,几乎没人能横跨境界,斩杀玄道路上的皇者。

对任何修士而言,玄道之路就如一道遥不可及的天堑,天堑之上是皇者,天堑之下是其他境界的修士。

这个天堑,也几乎从不曾被任何修士打破过。

但苏奕如今确信,这个天堑是可以打破的!

“如今,我于灵道之路上难觅对手,以后,自当以斩杀玄照境皇者为目标。”

苏奕的心境渐渐平静下来。

他倒并非狂妄,而是求道之路不一样罢了。

当举目无敌,自当朝境界更高处寻觅!

……

“那苏奕没追上来。”

“少主殁了,我们该怎么办?”

距离落英山足足数百里之遥的一片山峦中,那些叶氏强者停顿下脚步,明显都松了口气。

只是,一想到叶霄陨落的事情,他们神色皆变得阴沉下来。

“消息注定是隐瞒不住的,而凭我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去为少主复仇,依我看,还是将此事禀报给宗族,由宗族来收拾苏奕为好。”

叶锦枝苦涩道。

“宗族就是知道,也不可能有机会再复仇了……”

那羽衣女子声音低沉,“别忘了,宗族之中,少主是最强大的灵轮境强者,而那些皇者,可根本无法降临到这苍青大陆。”

一番话,让那些叶氏强者面面相觑。

“难道此仇就算了?”

有人愤恨难平。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羽衣女子深呼吸一口气,咬牙说道,“那苏奕身上流淌着我们昆吾叶氏的血脉,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只要找到机会,无论他躲到哪里,宗族那些老人也能找到他报仇!”

众人精神一振。

唯独叶锦枝却叹了口气,话说的好听,可那也得等到以后了。

更何况,谁又敢确定,以后能够找到收拾苏奕的机会?

这种说法,和苍白无力的自我慰藉也没区别。

……

落英山。

夜晚来临时,一轮皎洁明月当空悬挂,洒下如水清辉。

苏奕随意坐在山腰一条小溪旁的巨大青石上,挽起裤管,光着双脚,浸泡在潺潺流淌的清凉溪水中,手中还拎着一壶酒。

月光洒落溪水中,波光粼粼,夜风吹来,带着阵阵草木清香,静谧清宁,直似世外净土。

当闻心照找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

少女一袭白衣,明眸皓齿,姿容如仙,灵秀绝俗。

她俏生生立在苏奕一侧,说道:“苏兄,我把你要的地图带来了。”

说话时,她从袖口拿出一个玉盒,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