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频

() 槐诗:“……”

原缘:“……”

原照:“……”

尴尬的寂静中,原照环顾着四周,如梦初醒一样,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他茫然地看着槐诗:“为什么我被捆着?为什么我的脸这么疼?是不是有人打了我?以及,为什么大家都在看着我?”

“这个……说来话长。”

槐诗尴尬地移开视线,然后悄咪咪的将藏到身后的破碎手办踢的远了一些:“你刚刚被腐烂之梦侵蚀,然后吧,大家为了救你啊,想尽了办法。”

“……我有印象了。”

原照的脸色惨白:“好像做噩梦一样,梦见了一个漆黑的女人从海里爬上来,好像鬼一样,就爬到了群星号里。”

那一刻瞬间,槐诗心里恶寒升起。

他听见原照充满恐惧的低语:

“她好像,就在我身边……”

牛仔热裤萝莉妹子白T恤迷人街拍图片

破碎的尖锐声音响起,此起彼伏,伴随着骤然迸发的凄厉鸣叫。

无数灯泡在瞬间分崩离析,黑暗在瞬间降临,可在那一瞬,原照身后歪曲的墙壁上骤然勾勒出了一个狰狞的阴影。

只是凝视,便刺痛了槐诗的眼眸。

只是一个残影的出现,就领无数旅客发出极尽恐惧的癫狂悲鸣。

那个扭曲的轮廓在墙壁上蠕动着,转瞬即逝,勾勒出一个千疮百孔的扭曲人影,几乎快要破墙而出。

蠕动的肢体距离脸色苍白的原照只差一隙。

只差一点点,就能够入主原照的躯壳……

可如今,随着原照的苏醒,他胸前悬挂的吊坠半块虎符骤然放出威严的咆哮,一道肃冷的虚影从其中骤然跃出,带着血风和硝烟的味道。

恰如神龙运行在天穹中那样,凛冽威严。

那个独臂的白发老人骑乘着一匹老马,不着盔甲,裸露在残袖之外的右臂泛着黑铁一样的光,手握着大戟。

眼眸挑起时,便有神光如电。

随着虎符的咆哮,他手中的大戟斩落,横扫,划过了一线。

这一线便成为了天渊。

森冷的气息自戟锋中流露而出,悍然和那一只诡异的手掌硬碰硬的冲击在一处,不仅击退了那一截肢体,还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惨烈的伤痕。

原照的手臂上,一缕黑暗骤然升腾而起,尖叫着消散。

一击之下,将原照和腐梦的联系强行斩断!

墙壁上,扭曲的阴影迅速消散,转移向其他的地方去了。

而在自身的残影消散之前,战马之上的老者回眸,冲着原照吩咐:“还是有欠历练,慌什么慌。听你堂姐的话,你六叔已经上路来找你们了小缘,拿着这个。”

他甩手,竟然将手中沉重的大戟隔着千万里抛出,落在了原缘的手里。

睚眦的纹饰便瞬间从大戟上蔓延扩散,覆盖了她的双手,将这一份圣痕遗物的神威加持在了她的身上。

最后的瞬间,他回头看了一眼槐诗,咧了咧嘴:“小鬼挺不错,回头到家里来玩,带上你的马……”

老马载着他,迅速消散。

槐诗直到现在才喘过气来,压低声音问原照:“刚刚那位?”

“我家的二爷爷。”

原照擦着脸上的冷汗:“哎?为什么我脸这么疼?”

“可能是你做噩梦的时候弄的吧?”

槐诗看了一下他脸上隐约的红印子,想了想,认真地说:“当时你好像疯了一样,把自己的手办甩在地上踩碎了,还一边打自己耳光一边哭,说:这玩意儿家里的表姐和堂姐都没有,单我有,如今来了一个神仙一样的槐诗哥哥也没有,想来不是好东西……”

“槐诗,你是不是在晃我?”原照的眼神怀疑起来。

“我好心骗你,你竟然不信?”

槐诗愕然地瞪着他,“要不然,也有可能是你发了疯之后被你堂姐狠揍了一顿,我把你的手办撅了之后你还在哭着喊老婆,当着你堂姐的面大喊表姐救我呀!”

他问,“你想要相信哪一个?”

“……”

继‘叉粪小郎君’之后,再次惨遭社会性死亡的原照陷入呆滞。

放弃思考。

眼看着小老弟被击沉,槐诗满意地点了点头,把悲伤之索扯下来收好,朝着原缘颔首道别。

“这、这么快就要走了么?”

原缘茫然,不知道他还要到哪里去。

“毕竟还有工作要忙……做不完总要加班是吧?”

槐诗左右看了一眼,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刚才那段没拍吧?就那个……你老婆真棒的那一段……”

原缘下

意识地看了一眼口袋,然后猛然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真没拍。

槐诗总觉得一旦泄露出去,自己的偶像生涯一定会迎来死亡,但他又没怎么看重过这个,就算死了也不可惜。

但发到网上的话实在太丢人了,他不得不多问一句。

得到了原缘的保证之后,他就松了一口气,挥手道别,转身离去。

反正这里还有会有一队铸铁军团留下来维持秩序,他们有那一把槐诗看着都觉得心惊肉跳的武器,也不至于出了什么状况毫无自保之力。

现在他心里却越来越担心艾晴。

这时候那个女人不应该是趾高气扬的出来发号施令的么?现在又跑到哪里去了?别不是真出什么事儿了吧……

连个短信都不发,打电话也不回。

就这么急着下辈子给自己当牛做马,导致这辈子甚至不想再多看自己一眼吗?

压抑着隐隐的焦躁和不快,他顺着走廊飞奔。

再度听见头顶传来的轰鸣。

整个群星号,骤然剧烈的震荡起来。

不等槐诗反应,顶穹就骤然破碎,一个重创的升华者砸了下来,落在了槐诗脚跟前。

槐诗差点一脚踩在他的马脸上。

“妈耶,怎么是你?”他低头,愕然地凝视着面前的托尼。

马脸之后,biu的一下刺溜出了好多血来。

托尼剧烈地呛咳着,无奈叹息:“说来话长……”

.

两分钟之前,群星号上层,剧烈的震荡不断扩散。

恶龙咆哮,赤红的火焰横扫,瞬间将那些摇摇欲坠的车厢尽数溶解为粘稠的汁液。而更具威胁的是安德莉亚手中翩翩起舞的热力学定律。

一旦学者的学识被圣痕这一工具转化,所展露出的毁灭力将超出常人的想象。

哪怕是升华者都难以企及。

但此刻,随着无数蝙蝠阴影的轰然升起,火焰竟然在瞬间熄灭。

莫兰多的力量再度暴涨!

腐烂之梦的幻影漩涡骤然出现,有一道阴影缓缓探出,好像粘稠蠕动的肢体一样缠绕在莫兰多的身上,源源不断的灌入来自腐烂之梦的灾厄奇迹。

紧接着,第二条,第三条……莫兰多的力量再度疯涨。

可他的神情却充满了恼怒,没有丝毫的欣喜!

这样的现象只能证明一件事他提前准备好的那个代替品脱钩了!

如今腐梦女王的力量选择了自己。

或许短时间内看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实际上这却并非来自腐梦的恩赐,倒不如说……这是鸠占鹊巢之前的最后慷慨。

很快,随着他体内噩梦的壮大,他的灵魂就会迅速在腐烂之梦的最深处溶解成最基本的源质。

糅合了腐梦女王的力量之后,重新铸就。

到时候他还有莫兰多的躯壳和莫兰多的灵魂,但他恐怕已经不是现在的他了。

而是腐梦女王的临时寄主,统治者在人间的化身。

用人类的理智和常识是无法理解深渊的最深处,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的。同样,统治者的混沌存在也同样不会去理解尘埃一样渺小的人类。

们本身就是一种象征,一种现象,一种由深渊所凝结的精髓。

而当这一份精髓开始下降,坠落,试图进入属于人类的狭隘世界时,必然会自我降维,产生变化。

以人的面目出现。

届时,莫兰多的身体会成为腐梦女王临时的躯壳。

而他的灵魂会成为腐梦女王降临在这尘世时所浮现的狭窄容器。

莫兰多的意志会将成为腐梦女王用来表露意愿的工具,一个哲学领域中的中文屋,一个黑匣翻译机。

负责向尘世传达上位者的言语和意愿。

一个消耗品。

但这不就是良宵会主祭的作用么?

为神明奉献一切简直理所当然,对于任何主祭而言都是无上的荣光。

只不过莫兰多对此有其他的看法……

为此,他不惜选择了和黄金黎明合作,图谋背叛,将自己垂死的神明弃之不顾。

可结果现在这一份名为恩赐的诅咒却再一次地缠绕在了他的身上,令他的肢体开始迅速的异化。

就在他开始惊慌的时候,自无数坍塌的车厢之间却悠然浮现出一道优雅的侧影。

手杖顿落。

玛瑟斯挑起礼帽,低头端详着他狼狈的模样。

“需要我帮忙么?”他抬起了手掌:“只需要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代价……”

莫兰多的表情扭曲了一瞬。

凝视着他伸出来的

那一只手。

救赎之手。

他咬牙,握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玛瑟斯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微笑:“成交!”

惨烈的嘶鸣声响起,迸发。

在此时此刻,莫兰多放声咆哮,恐怖的气浪从他的身上掀起,扩散,无数尖锐的触手从他异变的血中生出,疯狂地抓挠着四周的一切,将所有胆敢接近的东西撕扯成粉碎。

他在瞬间分崩离析,又在瞬间重组完成。

焕然新生。

在他的额头之上,一道闭合眼眸的符文缓缓浮现。

而一个庞大的噩梦却从他的裂开的后背上喷涌而出,化作粘稠而黑暗的喷泉,漆黑的洪流在地上疯狂的痉挛着。

腐烂之梦。

失去了最后的凭依之后,来自统治者的神髓再无法以常人能够理解的模样呈现,而是开始飞快的膨胀,形成了狂怒的黑暗之雾,扩散,肆虐在了群星号之上。

降临在了此处。

可是却再没有任何一个信徒向顶礼膜拜,也再没有一个任何一个梦境能够让容身。

流离失所的腐烂之梦在群星号之上痛苦徘徊。

走向癫狂。